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商界精英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奇瑞所遇到的困难实际上是黎明前的黑暗期

发布: 2013-6-05 09:48 |  作者: 函子 |   查看: 895次

核心提示:“奇瑞目前的亏损是正常的。”对于外界的传闻,尹同跃并没有回避。

正在进行“一个奇瑞”战略转型的奇瑞汽车,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日前,有媒体称在连续亏损6年后,奇瑞一季度再次亏损,并已裁员9000人。这无疑给正在信心十足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增加了压力。

“奇瑞目前的亏损是正常的。”对于外界的传闻,尹同跃并没有回避,6月3日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尹同跃直言:这是奇瑞转型过程必须承受的痛。

他告诉记者,奇瑞现阶段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过去奇瑞采取了快速扩张的战略,研发车型过多,近年来随着公司的战略调整,又砍掉了大量车型。而既然已经选择了转型,尹同跃表示奇瑞也已经作好了短期内亏损的准备。

“在目前的这个阶段,奇瑞的重点不是赢利,而更注重建立奇瑞长期可持续、大规模盈利的能力水平。”尹同跃说。

改革不会因短期利益而迷失方向

《21世纪》:奇瑞正在进行“一个奇瑞”战略转型的同时,市场也出现了一片唱衰之声,很多对奇瑞挑出了一大堆毛病,包括之前战略不对头、管理混乱、经营能力弱等,这会影响您对奇瑞改革的实施吗?

尹同跃:可以肯定地说,不会。我们坚信奇瑞战略转型是一条符合行业发展规律的道路。我们要实现真正的自主开发,这是中国自主品牌汽车在战略层面必须要走的正确道路,但这条道路同时也充满艰辛。显然,逆向开发或许能取得较好的短期市场表现,而正向开发必然会对短期的市场表现产生不利影响,对此,我们已经作好了准备,不会因为追求短期的市场效应而迷失了方向。

《21世纪》:目前奇瑞遭遇的困难,是我们转型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么?

尹同跃:对,目前,奇瑞所遇到的困难实际上是黎明前的黑暗期,是奇瑞所遇到的暂时性的困难。

我们正在进行的战略转型,目的是为应对汽车市场和行业的发展变化,奇瑞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发展,并完成了第二阶段发展的战略构建工作。我们的目标是具备与国际接轨的研发能力和推出更高层次的产品。

配合这个战略,我们已对未来产品进行了完整的重新规划,如今年即将上市的几款产品,都将体现奇瑞在产品上的突破。而在此之前,由于我们战略转型新产品推出延缓,造成了奇瑞的暂时性困难,我希望这个过程能得到包括政府、媒体和消费者在内的全社会的支持,当然,作为企业,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尽快结束“黑暗期”。

《21世纪》:现阶段,奇瑞当务之急要从哪里破题?

尹同跃:现阶段我们最紧迫的任务是要建立品牌。但显然,品牌的前提首先要有品质。我们研究后发现,品质并非仅靠质保或生产系统就能保证的,我们需要的是建立一个完整的企业体系。“一个奇瑞”品牌战略的背后其实是将公司重新统一到一个体系内,因为只有在一个体系下,资源的运用才会更加集中、高效,才能做到统一的高标准。

所以,我们当务之急就是要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体系重构,也就是之前我们提出的“回归一个体系”,经过流程再造,无论是质保部门、研发部门、生产部门还是采购部门,都要按照一个体系,一个标准去打造产品,并形成统一的价值观。

转型未涉及裁员

《21世纪》:“一个奇瑞”战略中,奇瑞将目前20余款产品精简至11-12款产品,这个过程会导致人员精简吗?

尹同跃:的确,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汽车消费的升级,我们把一些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停掉。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瘦身机构、精简人员。

我们转型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建立国际化的体系和流程。现在虽然车型少了,但我们对车型的品质标准要求更高了。现在我们汽研院的同志经常向我反映,过去20个人做一个部件,现在100个人做,反而觉得工作量更大了,这其实是我们研究的更深了。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参与国际竞争。

《21世纪》:之前有说法,奇瑞裁员人数高达9000,对此您有何评价?

尹同跃:裁员9000人的说法不是事实。这主要是统计口径不一致造成的。过去我们对外讲奇瑞员工总数3万多人是“大奇瑞”的概念,其中包括四大品牌和下属的一些关联企业。现在我们实施战略转型、聚焦乘用车业务,调整公司架构,将非乘用车业务都剥离了,这些业务的相关人员也一并划走,所以奇瑞股份的员工相应减少了很多。

近年来,奇瑞实施战略转型,对整个组织机构进行了优化,对人员也进行了优化,但这主要是结构上的调整,而不是人数上的调整。

另外,公司有一个末位淘汰机制,每年会有5%左右的不合格人员会被优化,这个不单是员工层面,公司的高层也会优化。公司目前组织架构调整已经基本完成,人员结构已经比较合理,所以我们不但不会裁员,今年下半年,随着我们的几款战略产品上市,我们相信市场表现会有所改观,所以我们计划还将招聘3000名左右的新员工。

收获期已曙光在望

《21世纪》:奇瑞要建立长期可持续、大规模盈利的能力水平,之前在研发上进行了大量的投入,现在到了收获期吗?

尹同跃:我们每年在研发上超过营业额的7%的投入,如果没有每年几十亿的投入,奇瑞的赢利状况会更好。但如果没有前期的投入,我们也不可能具备目前完全正向开发的能力以及发动机、变速箱等关键核心零部件的开发能力。

我们的新产品水平已与合资产品非常接近,很多指标甚至超越了他们。如下半年我们将有一款产品M16会上市,这款车集中体现了奇瑞现有的能力水平,我们拿这款车和当前主流车型进行了蜘蛛图对比,M16的图形和合资产品非常接近。

《21世纪》:有人说,前期奇瑞的发展也离不开政府补贴,您觉得政府支持是否加快了奇瑞的发展脚步?

尹同跃:其实政府补贴,是由国家拨款由企业来承担一些科研项目,实际上是企业承接了国家战略,例如,奇瑞承担的一些国家863项目、核高基项目等。但这些项目我们也是要配合投入的,投入比例大概是1:2,也就是如果政府拨款100万,我们就要投入200万,这些项目都是战略性项目,短期并不能产生经济效益,但显然,从长期来看,对企业发展是有利的。

《21世纪》:在走过了风风雨雨过后,您如何评价奇瑞的过去?对奇瑞的未来又有怎样的期待?

尹同跃:我想,这些年奇瑞所犯的错误是一个中国汽车企业所做的积极的努力和探索,它或许错误,但并不可笑。对年轻的中国汽车企业来说,我认为这无法避免。而正是因为有了之前的探索,我们也积累了经验,我坚信,奇瑞离目标的实现不会太远。

我对奇瑞的长期发展充满信心,我们已为它定下发展目标,最终希望它在2020年后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级汽车企业,产品主要技术性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