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东盟旅游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疆笔记一篇:我们都差不多

发布: 2014-5-31 17:39 |  作者: 函子 |   查看: 585次

有些情绪吧,复杂到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但如果什么都不说,我又总觉得对不住一些人,对不住一些曾有的经历,主要还是自己心里过不去吧。

所以我还是试着仅仅去陈述下这些经历吧。

前年我在新疆旅行了一段时间。

新疆很大,也很丰富,西域三十六国的历史,丝绸之路的光彩,地貌就不用说了,四大草原占了三个,还有沙漠,雪山,森林,峡谷和众多的江河湖泊。

民族也有很多,维吾尔族,汉族,还有哈萨克,塔吉克,乌兹别克,克孜,蒙古……

所以,两个多月的时间,也就是随意走走,好有个大概的了解。

我那时走的新藏线,一出来就是南疆,刚到时有点担心,那时候南疆刚刚发生了几起暴力事件,但大街上感觉不到什么紧张的气氛,大家还是照常生活着。这一趟走下来,我觉得风土人情都很好,尽管很多时候语言不通,但友善和热情,是不需要语言都能体会到的。

以下是我的一些旅途经历:

二、行

我的第一站是叶城,之后是喀什,塔县跟和田,然后穿沙漠公路和独库公路到西北端,沿着国境线往东走了一段再折返,然后东出甘肃,算了南北疆都转了一圈,一路上大都是徒步搭车,算起来少说也有一百多辆车了,多的时候一天七八趟。

有的司机很健谈,一趟车下来,基本上可以给他家写本几代人的家族史。

有一次,上车前就谈好车钱的,但聊得很开心。

快到喀什时他还是硬把钱给你塞回来。

‌‌“钱留着,到家了,打个电话来报个平安就好。‌‌”

你推辞的时候,他又从车座拿出个哈密瓜:‌‌“这个瓜你也拿着,渴了解解乏,比喝饮料好。‌‌”大叔淳朴地笑着。

除了笨拙的谢谢,我都不知道说写什么好。

我们几个小时前才在路边认识,却仿佛老朋友,隔着民族,隔着年代。

有些司机则语言不通,几个小时里的旅途里,就是给你递水,下车一块撒尿。

走的时候拍拍你的肩膀,‌‌“保重啊,兄弟。‌‌”然后绝尘而去,有时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让你真后悔没多学点维吾尔语。

有些路段不好搭车,没车就徒步,倒也问题不大,怕就怕刮风下雨。

像一次刚从魔鬼城出来,天色大变,都没来得及撑开伞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打得手臂生疼。

四周模糊一片,这时候出现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觉得稀奇,这是我见过最名副其实的魔鬼城。

单是下雨还好,问题是还刮起了狂风,伞骨一打开就折了,正埋头掰回伞骨时,一辆大车突然呼啸而过,带来一阵插身而过的狂风,直接就把我吹下旁边两米多高的路基了。

幸好是斜坡,而且是泥地,没啥伤,就是滚了一身泥。重新爬上来,跟条刚在泥潭里打过滚的土狗一样,边走边伸出拇指,偶尔路过几辆车,没人理我,倒也是意料中事。

突然一辆油车停下,师傅把车门打开。

‌‌“师傅你去哪里?‌‌”我大声喊,怕他听不清。

‌‌“我去油区。‌‌”

‌‌“是布尔津的方向吗?‌‌”

‌‌“噢,布尔津是往直走的,油区前面几十米就得左转了‌‌”他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关系,谢谢,谢谢你停车。‌‌”我扯着嗓子吼,雨水灌进我的喉咙。

半个小时后,雨过天晴,天边还挂了一道双彩虹。

不知为何,尽管没搭上,但这是最让我感动的搭车经历之一。

三、食

新疆是美食天堂。牛羊肉大盘鸡不用说了,连充饥的馕都能做出人间美味。水果更是又甜又多汁还便宜,哈密瓜一公斤才一块钱,葡萄西瓜更不用说了,连番茄都是吃过的最好的。

但我在新疆的第一个月,刚好赶上斋月,白天餐馆基本都不开,充饥基本靠馕,幸好新疆有很好吃的馕,而且各地风味不一,不容易吃腻。

要是遇到白天开的餐馆,还是得好好吃一顿存点货的。

有一回挺晚才搭到车,半夜停在一个叫和什托洛盖的小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我背着包,看到一个开着的早餐小店,而且桌上有很多看起来不错的东西,顿时食欲大开。

我指着鸡蛋问,‌‌“老板,这多少钱一个啊?‌‌”

‌‌“两块。‌‌”

‌‌“噢‌‌”,我自言自语。

‌‌“那这个呢?‌‌”

‌‌“一笼十块。‌‌”我指着包子。

我有点不好意思再问了。突然看到桌上有半碗白粥剩下。

‌‌“那白粥呢?‌‌”‌‌“一块。‌‌”

‌‌“好。‌‌”我高兴地说,像看到救星似的。

‌‌“那给我来两碗白粥吧。‌‌”

‌‌“小伙子吃这么点不够吧,再点个鸡蛋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是个中年人,坐旁边的一桌,边上还有两个人,穿着浅绿色的制服,各种面孔都有。

‌‌“不用了,这些就够了。‌‌”

‌‌“点吧,没关系的,我帮你付就好了。‌‌”

‌‌“这怎么行,白粥挺好的,我喜欢吃白粥的。‌‌”对别人的好意,我一向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点吧,年轻人出来不容易,我挺佩服的。‌‌”

‌‌“真不用了,早上喝粥清肠胃。‌‌”

‌‌“老板,来两个鸡蛋。‌‌”他干脆不管我的意见直接给我点了。

自然地聊了起来,他们是干监理的,管农业机械,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是干嘛的,而且估计问了我也不懂,就干脆不问了。

聊着聊着,他们又给我点了五个包子,根本不给你推辞的机会。

差点吃不下,但怎么都能塞下去的,我早就练出了骆驼般的肚子,有的时候多吃点,存着。

聊起来发现他们都是不同的民族,加上我,刚好凑齐四个族。蒙古,哈萨克,维族,汉族。

走的时候,‌‌“不如拍张合照吧?‌‌”我提议。

早餐店前,阳光照在白白的牙齿上,大伙都笑得很好,就我的笑容僵硬了点,面瘫似的,可能是吃太饱了,也有可能是太阳太大了,我眼睛有点睁不开。

我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马丁路德金的演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四、住

有一回在峡谷流连忘返,把时间整忘了。快傍晚才跑回路边,但还是搭上了一辆车,到几十公里外的一个焦油厂。

‌‌“倒是有家旅馆。‌‌”上车前师傅说。

旅馆是有,但是太贵了,价钱谈不下来。

绕着厂区找了一圈,没找到。问了下路过的大叔,大叔摇头,‌‌“别的没了,就这么一家。‌‌”

于是开始寻找可以借宿或露宿的地方,还是没发现。

先吃饭吧,肚子饿了。

店主是个维族的大哥,吃完饭跟他聊了会,他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门前有个小花园,挂满了花花草草。

他问我住哪里。

我说旅馆太贵了,有没有哪里可以露宿的。

他指了下店门口的石床,‌‌“不介意的话,就睡这里好了。‌‌”

‌‌“这里可以吗?不会影响你做生意吗?‌‌”

‌‌“睡好了,没关系的。‌‌”

旁边有一桌人,很晚了都还在,也是维族的,切了盘羊肉,让我过去一块吃。

桌上有瓶伊犁蓝窖,自然是一块喝了。(我现在才想起来,穆斯林不是不让喝酒的吗?但人谁没点爱好嘛。)

他们教我维语的干杯:‌‌“huosh‌‌”大叔挥舞着手,

‌‌“喝死?‌‌”很豪放的词语,我心里想。

‌‌“不用担心‌‌”另外一个大叔说,‌‌“今晚就睡这,安全的,明天我顺路去大龙池,把你带上。‌‌”

旅途劳顿和酒意,很快就枕着背包睡着了。

半夜冻醒,新疆昼夜温差太大了,加上酒醒后的凉意,直打哆嗦。

起来活动下取暖,大哥还没睡。

‌‌“到里面那小床睡吧,不要你钱,去吧,别冷着了‌‌”

五、

我还遇到很多类似的故事,有很好的,也有没那么好的。

‌‌“我是在试图说明点什么吗?‌‌”我问自己。

但我不得不承认,这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这只是一些个人的经验和独立的故事而已,并不能推出什么好坏的论断。

那么同样,一起十几个人参与的恐怖事件,也不能推出一片地方或一个民族的人怎样吧?那当说起或看待某某地区和恐怖分子时,是不是该谨慎些呢?

卖烤串助学的阿里木,暴力事件中牺牲的维族人和维族警察,还有那些与维族劫机分子搏斗的维族人,也是新疆人吧?

好了,其实我只是想提醒自己,如果因为一些人出生或生活在一个地方或生为一个民族,而去仇视或伤害他们,那我们跟我们所痛恨的人,又有多大区别呢?

还是慎重点给地区或民族做论断吧,那样做太偷懒太不公平了。

其实我们差不了多少,大都只是些想好好过日子的普通人而已。

download%20(1)(11)
download%20(1)(11)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