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商界精英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切糕王子:因毛泽东一首词留在长沙 想教全国所有人一句“阿达西”

发布: 2014-8-14 14:52 |  作者: 函子 |   查看: 2040次

2014年8月5日,维族小伙阿迪力·买买提吐热与两名汉族小伙宣布,合伙开办的买买提切糕店向云南灾区捐出5吨(即1万斤)切糕。《南方周末》14日刊文报道这位已经以“切糕王子”闻名的维族小伙。“每次坐公交,如果人多,我从来都要两只手都扶住头顶的把手,刻意避开别人的怀疑。不好受,手放在上面很累的,但是我一放下来就不喜欢看到众人避开的行为。”阿迪力还说,“我现在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向全国所有人,教他们说一句话,就是阿达西。”(阿达西,维语的意思是“朋友兄弟姐妹在一起”)


      以下为报道全文:

安检员一看到阿迪力·买买提吐热就笑,“我认得你,切糕王子。”

阿迪力头一低撒了谎,说:“我不是。”

“你是,电视上刚放了。”安检员继续笑着说。

这是2014年8月7日晚上7点半,贵州毕节机场。刚刚结束的《新闻联播》里,关于阿迪力“千里送切糕”的故事,长达3分钟。这是连日来的又一次“重头报道”。

24岁的维吾尔族青年阿迪力,一米六五,略瘦,双眉连心,深目高鼻,嘴唇上留着修剪整齐的一字胡,下巴还有一小撮浓密的山羊胡,他习惯戴上一顶黑色的配有巴达木图案的花帽,很容易辨认。

“被认出来”的阿迪力,这次安检比以往要快,这让他不免有一丝开心。

阿迪力的家乡位于南疆腹地莎车县。2014年7月28日凌晨,一伙暴徒持刀斧袭击莎车县艾力西湖镇政府、派出所,并有部分暴徒窜至荒地镇,造成无辜群众37人死亡(其中汉族35人、维吾尔族2人),13人受伤,31辆车被打砸,其中6辆被烧。

但在他眼里,那里是有名的杏仁产地。在维语里,杏仁的发音是“巴达木”。

今年夏天,刚刚从长沙理工大学本科毕业的阿迪力和同学合伙创建了一家专卖切糕的公司,他是董事长。

切糕是新疆特产,学名玛仁糖,在阿迪力的家乡,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切糕。近年来,因为各种事端,切糕成为昂贵和是非的代名词,常常引起众人吐槽。所以,当阿迪力决定捐出一万斤切糕并亲自送往云南鲁甸地震灾区时,很多人都惊了,网上不乏有人调侃“这才是真土豪”,而更多的媒体赶来报道“这桩善举”。

阿迪力几乎一夜走红,他获得曾经不敢想象的荣光,成为众人口中的“切糕王子”,这让他感觉很好。

不过荣光之余,“切糕王子”有时还得面对现实,在从灾区返回长沙的路上,在贵阳机场转机时,这里的安检员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来,还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这个来自莎车的维族青年。“先让我拿掉皮带,我拿掉了,安检门过了以后又让我脱鞋子,我问,我为什么要脱?”

同行的公司高管张晨忍不住说了句:“他是今天上央视的阿迪力。”

安检员一脸严肃:“先生你配合一下”。

捐10000斤切糕

2014年8月10日,刚刚回到长沙的阿迪力忙着接受当地多家媒体的采访。一整天下来,他一脸疲倦。为了配合拍照,还特地换上一套民族服装。

阿迪力汉语标准、清晰、流畅,几乎听不出维族口音。不过,在拦车去一家媒体大厦时,他下意识退到汉族同事张晨的身后,停车后,他跟着张晨坐进后座。“你看这个细节,他还是有所担心。”张晨提醒记者。

这天细雨绵绵,屋内有点闷热,阿迪力坐在没有空调的只有三四平米大小的办公室里,对记者说:“那天看到浑水泡面的新闻,就有了捐切糕的想法。”另外,“我想这次来点正能量,也是一次正名”。

那是在8月4日,一段名为《重灾区物资缺乏 救援人员浑水煮面》的拍客视频引来无数网友关注,媒体跟踪报道后也很快招来非议。阿迪力没有去想其中的舆论是非,想到的则是:“那些村民、受灾群众,包括部队的人你用浑水来泡面肯定不行,我们可以捐切糕啊,这不需要水来泡,直接吃,有能量,保质期也长,六个月。”

于是阿迪力召集合伙人蒋金亚和蒋春杨以及其他高管开了个会,大家一拍即合:“捐!”

“新闻里说受灾群众70万人”,当时库存只有2500公斤。“干脆搞10000斤去捐,再多也承受不起了。100克一块,真空包装的切糕,可以五万人人手一块,垫一天肚子没问题。”阿迪力说。

捐空库存,合伙人之一的蒋金亚不免有些担心,日常的销售势必受到影响,大家再次商量决定还是捐,“实在不行,推迟三天发货,再跟顾客说明情况,会得到理解的。”

阿迪力给远在新疆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一听被吓倒了,问:“你哪来的这些钱?”阿迪力说:“我把所有财务的钱都拿出来了,就是想帮助那些人,做一个公益的事情。”父亲没多说什么,“你既然决定了就去做吧!如果你资金上面不够跟我讲,我在这边拿出来给你,如果我这边钱不够的话,我去借钱给你。”

在莎车,阿迪力的父亲也是一个乐善好施之人,虽然有时也收不回借款,但乐此不疲。在阿迪力读大学的时候,父亲把准备好的5000元学费借给了一位七十多岁的当地老人。“当时我也很生气,因为我也怕学费交不上。”阿迪力说。

阿迪力显然继承了父亲的“偏执”,就这样,几十名员工加班加点,手工赶制出了2500公斤切糕,和库存的2500公斤,一共正好10000斤。

身为总经理的蒋金亚对记者说,最开始他们想自己找一家物流公司把切糕送过去,但物流公司都因路途遥远灾区余震危险而没有接这单活儿。于是就想到了红十字会。

郭美美事件后,红会的口碑不佳,蒋金亚说,这是他们起初的顾虑,但他们当时想不到别的办法。

8月5日早上开始给切糕打包,打到晚上6点,然后开始装车,阿迪力、张晨和长沙红十字会救护培训处负责人姜新任跟车,就出发了。

“为了博名声, 不是我们的初衷”

5吨切糕,满满一大卡车,从长沙启程,沿贵州山路进入云南,全程1220多公里。阿迪力等人以及十几位志愿者另坐一辆大巴车,随行其后。

这一走,就走了三天三夜。

他们本想星夜兼程,但雇来的司机不干了,“按规定,凌晨2点到次日清晨5点,高速不让跑,否则要罚款”。途中,载着切糕的车在一个岔路口走丢了,5个小时后,卡车绕了一个大圈,从另一个路口与阿迪力他们会合。

进入贵州,除了毕节到昭通那一段国道,其余都是颠簸难行的山路,还要提防随时袭来的飞石和塌方。

姜新任曾在新疆石河子上大学,那是一个汉族人为主的地方,他也鲜有和维族人打交道的经历,这一路与阿迪力同行,对“维族”有了很多直观的感触。

阿迪力是传统的穆斯林,“很朴实,能吃苦,做事认真”。一路上,只有到贵州威宁的时候才在一家清真馆子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其他时候都是干粮充饥。当车队停车吃饭,阿迪力也能走进汉族馆子坐下来,在姜新任看来,这很难得,“这在他们是禁忌,所以我会招呼志愿者队员们尽量不打搅他,让他独自坐在一张桌子上吃干粮”。

过了鲁甸县城,前往震中龙头山镇的路更艰险。“我们四十公里路走了一下午,一点钟出发,快六点钟才赶到龙头山。”阿迪力说。

去清真寺那里送切糕,穆斯林们非常热情,指着开裂的墙壁上的字说,“祝你平安”。原本,他们打算将一部分切糕送给参与救灾的部队,但被一位师长婉拒:“所有物资都发给灾民吧。”据说,这句话感动了阿迪力。

发切糕时,姜新任看到了阿迪力“最灿烂的笑容”,“我觉得他对别人都很有礼貌,就是一人尝一块,那个老大爷说你一看就是新疆人吧!他说对,我来自新疆。他的言语还是很朴实的,不是很花里胡哨的一个人。”

在灾区接受采访的时候,有记者问阿迪力:“你怎么看陈光标?”阿迪力起初并不知道陈光标,在听说也是喜欢做善事之人,他就说:“我愿意做陈光标那样的人。”这句话很快成了一些媒体的新闻标题,但也有不少人开始质疑他捐切糕是作秀。

张晨觉得很委屈:“我们的小公司刚创建两个月,全部财政可能也就只有一两百万,拿公司财政的几分之一,包括全部的库存,去赌,去博名声,那种傻事,不是我们的初衷。”

多位采访过阿迪力的媒体人对记者说:“阿迪力还是年轻,单纯。”

小学里的维人和汉人

阿迪力出生在莎车县白什坎特镇,距离南疆重镇喀什218公里,距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1642公里。是真正的南疆腹地,维族人聚居区。

父母生下6个孩子,阿迪力排行老四。除了他,其他五人都在初中毕业后辍学。姐姐妹妹早早嫁人,哥哥则务农,兼做些小生意。

家里有几块地,差不多都是棉花、小麦、玉米,见天收,生活并不太好。爷爷和父亲都会切糕手艺,以此做小本生意,养家糊口。在当地人看来,这算不得什么有出息的行当。

记得上小学时候,阿迪力原本在镇子上一家维语小学,几乎没见过汉族孩子,但他看到有同学去了另外一家维汉双语的实验小学,就嚷着让父亲也送他去读。年纪虽小,但他也在电视里看到过内地城市的景象。“现代,风景也好,到处有树,他很向往,要学汉语。”

转学后,又从一年级读起。初学汉语,阿迪力跟不上,想逃学,就到镇里的巴扎闲逛,父亲找到他说:“你自己选择的,你就好好上。”

只好硬着头皮学。“不停地听写,老师每天都给我布置内容,比如说今天学了多少个单词,要背到哪里,明天听写。不会背就要在外面站着,各种惩罚。”

阿迪力伸出双手,平举在身体两侧,对记者模拟当年情景说:“手要这样张开,严重的话,手里还要举个碗,举一节课。被罚了两三次,好难受。”

新疆社科院维族学者马合木提告诉记者,他常年跟踪考察南疆双语教学情况,目前来看,双语教学的实际效果还有待提高,他的切身感受是,自己的两个儿子,无论汉语还是维语,都说得不好。

幸运的是,阿迪力遇到了不错的双语老师,这让他的汉语基础有了很大提升。

小学毕业后,阿迪力进了莎车二中。一开学,他看到很多汉族女同学,那时候才感觉到,“原来我们这里有汉族。”“她们走来走去,讲的都是汉语。”“才有汉族人、维语人的概念,小学的时候是完全没有认识到这一点。”

莎车二中分为两种班级,一个是维族孩子为主的少数民族双语班,一个是汉族班。但那时,阿迪力这样的维族孩子,几乎不会和学校里的汉族班同学有什么交道。

误解与偏见

初中毕业后,阿迪力已经达到家族里的平均学历。这时候校长对他说:“去内地上学,因为那边不管是教育水平还是生活水平都比这边好。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那更吸引人,新疆这边一到每年十一月份就看不到树叶了。”

最终,阿迪力说服父亲顺利通过了“内高班”考试。在此之前,别说内地,连喀什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自2000年9月开始,北京、上海等城市开办了“内高班”。

根据统一分配,阿迪力前往哈尔滨读“内高班”。从最西边的新疆莎车去最东头的黑龙江哈尔滨,先坐汽车,到乌鲁木齐再转火车,六十多个小时摇晃,在北京倒车,当时要从西站换到北京站,阿迪力坐着大巴车经过天安门时,“很高兴啊!看到了毛主席”。

内高班是四年制,第一年是预科,学语言。这对于从小学汉语的阿迪力来说,没有困难。

在哈尔滨那几年,有关新疆小偷的新闻频频见报,也有一些切糕强卖的新闻陆续曝光,阿迪力在日常生活里也感到了当地人对维族人的误解和偏见。

“最明显的是在公交车上,我们一上了公交有很多人就立马摸摸口袋,往两边扩散,就是远离我们。还有我们去做校操的时候,我们是在六楼,我们旁边的汉族同学要么走到我们前面去,要么就放慢脚步落在我们后面。”阿迪力说。

“高中毕业之后,那个最好的汉族朋友也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联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阿迪力一脸遗憾。

高中毕业后,哥哥的同学建议阿迪力应该继续留在内地读大学。经过一番选择,阿迪力选择了长沙理工大学的机械工程专业。而选长沙,“是因为看过毛泽东在1925年写过《沁园春·长沙》”。

彼时父亲年岁高,已做不了切糕生意,阿迪力只能贷款交学费,还勤工俭学。有时实在没钱吃饭,会跟同学借,但借多了,就会遭到不好的言语,有一次打电话回家,电话通了,没说什么,他就一直哭。“那次哭完以后,我才理解当时我爸爸为什么去帮助别人了。”阿迪力说,每个人都可能遇到困难,都需要别人的帮助。

在长沙的最初两年,误解和偏见依旧随处可见,“每次坐公交,如果人多,我从来都要两只手都扶住头顶的把手,刻意避开别人的怀疑。不好受,手放在上面很累的,但是我一放下来就不喜欢看到众人避开的行为。”

因为在车上总是双手举起抓把手,阿迪力不料也遭了小偷,“今年4月份,因为毕业设计,经常要去老师那边开会,到学校发现我的钱包没有了,里面有所有的银行卡、身份证、学生卡,还有三四百块钱。”

2012年12月3日,一则“天价切糕纠纷”的新闻再次刺激了阿迪力,当时湖南岳阳有人在街上买切糕引发冲突,损坏了价值十几万的切糕,消息引爆舆论。

而阿迪力的同学蒋金亚没有忘记他第一次买切糕被宰的经历。“那时我还在读大一,第一次见到切糕,非常漂亮。我说,你给我切一点,哪知他一刀切下来就是一百多块钱,我也不好意思再退了。如果是一个汉族人做生意的话,我可能会跟他说切得太多了,还可以讨价还价,但是遇到他们拿着大切刀在你眼前比划,还是有点发怵。”

后来,蒋金亚回到宿舍跟阿迪力谈起此事,还说切糕不好吃,谁知阿迪力一语惊人,那只是这个人的切糕做得不好吃,真正的切糕是很好吃的。

听了阿迪力那句话后,蒋金亚刚开始有些半信半疑,后来他对阿迪力说,“我们在淘宝网上一起卖切糕,为正宗的切糕正名,也展示一下维族人的诚信和靠谱。”阿迪力记得,“我立马就同意他了。”

为切糕正名

阿迪力打电话回家,父亲一听就不同意:“我让你上大学是为了什么?我自己从小做这个生意,我让你上大学还是让你回来卖切糕吗?”

父亲一心期望儿子学成归来,在新疆做“一个干部、公务员”。但阿迪力还是干了起来。他笑着对记者说:“你看,我的名字阿迪力,维语的意思是公平,天生做商业的嘛。”

他的合伙人有两位,一位是同宿舍的蒋金亚,另一位是低一届的蒋春杨。

蒋金亚和阿迪力同班,班上30人,只有5名少数民族,阿迪力是唯一的维吾尔族。蒋金亚说,开学第一天进宿舍看到阿迪力,很好奇,哪知“还同居了四年”。

学弟蒋春杨头一次见到阿迪力也很好奇,他围着问各种问题,比如你会不会跳新疆舞,你会不会说维语,会不会写维语?话不多的阿迪力给他看了自己的笔记本,“上面的维语字可漂亮了。”蒋春杨说。

蒋春杨告诉记者,“这是我第一次跟新疆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还是非常和谐。”他常拦着阿迪力聊天,阿迪力也将自己喜欢的维族歌曲推荐给他。“他QQ空间的歌我听了很久,半年时间内,经常听。”

上大学期间,阿迪力每周五还是要去清真寺一趟。开公司后,因时间紧,他去得也少了。在内地生活多年后,未曾察觉自己已有些变化的阿迪力遭到初中同学的指责,比如,你上次去亲戚家里面拜访的时候,按照习俗,需要跪坐,但那次没有,就那么随便的一坐,然后亲戚们还说,“你怎么忘了我们的习俗了?”

毕业后,父亲还期望阿迪力“将来有一天还是回来”。无奈之下,阿迪力去乌鲁木齐面试了一家汉族老板的公司,但一天班也没去,还是丢不下切糕生意。

和蒋金亚一起去过南疆阿迪力的家的蒋春杨记得,白什坎特镇的维族人很淳朴,他们很少见到汉族人,所以一看到汉族人,他们总是微笑。

就在他们离开南疆的第三天,莎车发生了“7·28”暴恐事件。蒋春杨打电话给莎车当地刚认识不久的公务员朋友说,“要不你来我们这边玩一段时间,缓解一下心情。”但他们因事情多抽不开身。

在阿迪力的提议下,他们为莎车做了一次义卖。

这次给云南鲁甸灾区捐赠切糕,阿迪力他们成为了新闻红人,公司销售屡创新高。下一步,他们不仅仅要继续卖切糕,还会将新疆的瓜果等土特产卖到内地来。在蒋金亚看来,这也符合新疆提出的“西果东送”政策。

他们还给网店取名为阿达西,维语的意思是“朋友兄弟姐妹在一起”。

“我现在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向全国所有人,教他们说一句话,就是阿达西。”阿迪力说。


 

切糕王子
切糕王子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