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国际新闻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二季度GDP暴跌7.1%创5年新低 安倍经济学面临挑战

发布: 2014-9-09 14:03 |  作者: 函子 |   查看: 2397次

9月8日,日本内阁府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日本二季度GDP年化季率调整后为下滑7.1%,与此前公布的下滑6.8%的二季度GDP初值相比,进一步萎缩,同时创5年来最大下跌幅度。按照季度环比计算,日本二季度经济下滑1.8%,下跌幅度高于初值1.7%,同预期持平。

糟糕的经济数据远逊于市场预期。消费税的上调成为导致日本经济萎缩的主要原因,同时也为“安倍经济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安倍经济学”面临挑战

高盛首席日本经济学家马场直彦(Naohiko Baba) 称“安倍经济学”正处在失败边缘。他认为,对于提高消费税所导致的负面影响,日本政府和央行表面假装淡定,其实内心早已燃起熊熊烈火。如果不能成功提高税率,意味着安倍通过税收政策提高经济效率的措施宣布无效。

但野村亚洲(除日本外)首席执行官筱原实(Minoru Shinohara)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却表达了对于“安倍经济学”前景的乐观态度。

“日本与其他亚洲市场相比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所以,无论是利率、经济增长率都相对来说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情况,”筱原实说道,“新的消费税引入之后,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是自然的,所以我们在未来的几个月依然持有一个比较积极乐观的态度。安倍的第三支箭要产生成效,很可能还要再多花几年的时间来观察。”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增长6.7%,修正值季率增长1.6%,明显上修,创两年半新高。当时市场普遍认为日本经济比最初预估更为强劲,强化了日本央行无需推出额外宽松政策的预期,并坚定日本经济稳定复苏的市场信心。与一季度强势的GDP数据相比,二季度远超市场预期的下跌幅度,无疑为复苏中的日本经济带来沉重一击。

消费税是元凶

造成二季度GDP表现“脱轨”的主要原因是消费税的上调导致家庭消费和企业投资大幅减少。今年4月1日,日本央行(BOJ)将消费税由5%上调至8%。在此之前,正是由于消费税的上调刺激日本国内提前消费导致国内需求大增,因此出现了一季度GDP的大幅度增长。

日本经济在2014年一、二季度出现的“大起大落”现象并非首次出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重创了日本经济,时任首相桥本龙太郎选择提高消费税后,提前消费使当时的日本国内个人消费支出环比增幅创历史纪录,但税率上调后使日本经济遭受了约1280亿美元的损失,持续数月的通货紧缩随之而来,零售业规模直至今日还没有恢复。

但与1997年因消费税的上调导致GDP年化季率下跌3.6%相比,今年日本政府选择再次上调消费税造成的7.1%的严重经济下滑,似乎更坚定了“安倍经济学”的立场。据业内人士分析,此次上调消费税前出现的突击消费行为比1997年增税时更为明显。

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日本财政赤字飙升的主要原因是财税收入不足,同时日本因为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导致社会福利支出在不断膨胀。日本当前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200%以上,债务规模是其政府财政收入的约20倍,预计在2020财年之前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有望降至185.5%。但与此同时,日本公民承担的税负一直以来在全世界却处于较低水平。

因此,作为财政整顿计划的内容之一,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2013年10月正式宣布将按计划于今年4月将消费税由5%上调至8%,并于2015年10月再次上调至10%。

此计划一经宣布,瞬间爆发了来自日本国内外的激烈讨论。支持者认为安倍此举向市场表明巩固财政实力的态度,从而缓解市场对日本债务的忧虑,同时显示对经济增长前景的信心,展现其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决心;反对者则指出提高消费税可能会打击刚有起色的日本经济,此外,如果2015年无法按计划再次提高消费税,可能让国内外投资者质疑安倍政府的还债诚意,进而要求更高的国债收益率作为风险补偿,推高长期利率,进一步打击消费者和企业的消费、借款热情,最终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此前,预想到消费税对经济造成的波动,日本央行将2014财年的GDP增速预期由4月份预测的1.1%下调到1.0%, 同时维持2015年和2016年的GDP预期不变,分别为1.3%和1.5%。

但日本央行一直对于消费税上调对经济带来的波动抱以乐观的态度,央行委员们仍认为消费支出富有弹性,还存在较大的余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和财相麻生太郎(右)在一次会议上打瞌睡。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左)和财相麻生太郎(右)在一次会议上打瞌睡。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