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东盟侨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武汉专业讨债班子:尾随、泼粪、刷红漆 讨100万欠款拿30万分成

发布: 2014-9-10 13:17 |  作者: 函子 |   查看: 2590次

尾随、泼粪、刷漆……他们是“专业讨债班子”,还是游走法律边缘的特殊群体?

据《长江商报》9日报道,武汉市汉正街盛行赊账,每到年底,针对拖欠款项的现象,汉正街就会涌现出大批讨债人。虽然很少使用暴力手段,但只要能影响到对方的正常生活,他们无所不用其极。追回欠款后,他们一般能抽总金额的三成。一位讨债人介绍,每到年底,他们都不愁没单子做,而且一般需要请他们这种“专业人士”出马的时候,就意味着要失去那个客户了,所以涉及金额都挺高。而律师认为,如此追债,已经游走在法律边缘,如果涉及非法拘禁、绑架等手段,则属违法犯罪。

武汉专业讨债班子:尾随、泼粪、刷红漆 讨100万欠款拿30万分成

武汉汉正街街景(资料图)

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请“专业人士”收账

“每到年底,收帐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小账还好,大帐要是收不回来,就相当于一年白做了,甚至是亏本。”汉正街一布料老板介绍,“商户手上的现钱不多,如果金额较大却无法及时收回,第二年的生意都无法进行。”

“都说顾客至上、以和为贵,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没有谁愿意专门请人去收账。”他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一般情况下,都是自己上门收账,只有决定跟对方“撕破脸”了,才会请“专业人士”去收账。

他介绍,由于急需一笔现金,他曾有过一次请“专业人士”收账的经历,金额13万余元,“虽然害怕违法,但真是没办法了。”

“去年年尾,每天都亲自去别人铺子里面要求结账,对方总是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拖了大半个月。眼看自己上门收账没有效果,最后一次上门时,我只好撂下狠话‘再不还钱,我就只好请别人来收账了’。”他回忆,后来无奈之下,他以3万元的价格联系到了一家催债公司,“不到一个星期,货款就悉数被要回来了,与该客户也就再也没有了联系。”

对于该催债公司采取了何种手段,他并未深究,“估计不会是什么正规途径。”

8日下午,辗转多次,记者采访到了荣波(化名),一位曾在汉正街收过账的“专业讨债人”。

“初中没毕业就从老家出来,18岁跟着‘大哥’到处收账,20岁‘出师’,带着七八个兄弟开始在外面单独接单子。”荣波告诉记者,他今年24岁,正好是本命年。

“现在已经不准备干这一行了,不仅风险高,收益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以后准备干点正经的生意。”他介绍,按照市场行情,讨债人一般从债务总金额中提三成作为酬劳,“有时一单生意做下来,跟手下的兄弟分成后,自己可能拿不到几个钱。”

“年底时汉正街不愁没单子做,而且金额普遍在10万元以上,只看你敢不敢接、想不想接。”他说,在汉正街做生意的五成商家存在死账、烂账,其中两成“需要借助外力”才能讨回。

“在汉正街,讨债团队不计其数,每年年底甚至会有一批‘兼职讨债人’出来接单。单子如果接了就一定得把钱要回来,不然会影响声誉。接单前,我会分析对方的实力和背景,如果对方背景太深,我就不会接。”因此,除非被催债的一方确实是穷得没钱了,荣波接的单子很少有收不回来的。

他告诉记者,他们这种不超过十个人的小团队,只敢接总价20万元左右的“小单子”,每年年底能在汉正街“捞金”20万元左右。“圈内也有几个做大单子的讨债人,往往一个单子的总价就超百万,他们所用的手段也更加‘凶残’。”

“接下一个单子,快则一天就能要回货款,耗时最长的是一个多月。一到年底,汉正街的单子一单接一单。”荣波说,耗时短,则给手下的兄弟每人分一到两千;耗时长,则五到六千。

武汉专业讨债班子:尾随、泼粪、刷红漆 讨100万欠款拿30万分成

汉正街上的铜像

从总金额中提三成作酬劳 “专业”讨债一般分三步

荣波所说的“手段”,到底有哪些?

荣波坦言,一般催债分三步,先私下里将对方的资料调查清楚,包括其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孩子的学校班级等,然后直接去对方店铺里催款,言语中透露出这些信息,“一般情况下,对方听到这些就会给钱。”

“也有部分工于心计的老板不为所动,接下来我们会直接上门,在门上泼粪、破锁、刷红漆,将猪心、猪肺等动物内脏用匕首插在门上,派专人尾随……只要能影响对方正常生活的,我们都用,但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采取暴力手段。”他说。

“到这一步还不给钱的,只有采取最后的手段了——在江边挖个坑,把人直接押过来,现场进行恐吓等。”他说,依然是以恐吓为主,一旦发现对方有何不适就会停手。

“到了这一步时,对方八成会给钱。如果还是不给,只能说明是真的没钱了。”他介绍,一个单子走到最后一步,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自己往往分不到什么钱了,都分给下面的兄弟了。”

“财帛动人心。”荣波说,一笔总价超百万元的单子,意味着高达30万元的酬劳,“大型讨债团队的手段往往更为凶残,甚至伴随着暴力。”

“以恶制恶” 如此追债合法吗?

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良涛认为,请“专业人士”如此追债,已经游走在法律边缘,如果其中涉及非法拘禁、绑架等手段,则属于违法行为,“如威胁到负债人的人身伤害,将会承担刑事责任。”

“汉正街商户的经营风险高、人口流动性强,导致了商户的坏贷率高。”他还表示,我国的“全国征信系统”正在建立当中,而汉正街也正在转型之中,逆转汉正街当下的不正之风或指日可待。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认为,商户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选择“以恶制恶”的追债形式,最容易破坏市场运行,直接造成很多商户不敢再做生意。

他表示,“汉正街落后的经营模式,直接导致了汉正街盛行赊账风,而商户间又缺乏基本的诚信。不合理的模式又造成了恶性循环,滋生了这个特殊群体的存在。”

如何有效地避免、解决该问题?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吴传清认为,该问题难以根治,但建立规范的信用体系可有效地减少此类现象的发生;另外,不仅需要在商家中普及法律知识,依法办事;还需政府部门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援助,培养相关的民间组织来专门协调市场环境。

背景:汉正街赊账成风 每到年底人心惶惶

“这是一本良心账。”7日,汉正街一位毛绒商尹小帅(化名)拿着未收回的70多万元账单,对长江商报记者透露,无论是外地客商向本地批发商赊借“拿货”,还是本地批发商向布料商、生产车间赊借布料、生产,汉正街盛行一股“一年一结”的“赊账风”。

记者深入了解到一个令人咋舌的现象——每到年底,汉正街“负债潜逃”的本地批发商和外地客商达数十人,金额从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直接受到影响的包括服装生产车间、布料商家等,波及数千裁缝工人。

“商户基本都被跑过单”

在汉正街已做了18年女装生意的老王(化名),回忆起三年前赴湘追账的经历,还历历在目。据他回忆,当年生意不景气,赊出去的13万货款堪堪能保住一年的成本。到了年底结账时,跟他做了七八年生意的老客户却突然连着几天打不通电话。

“当时心想:坏了,该不会是跑了吧。”老王介绍,他先联系株洲当地的其他客户帮忙上门查看,反馈回来的信息让老王心急如焚——该客户的铺子已经几天没开门了。当晚,老王就踏上了武昌去株洲的火车,希望能在当地查到该客户的家庭住址。

第二天上午,老王赶到了该客户的店铺,只见卷闸门紧闭,已是人去楼空。询问左右商家,均表示该店主一夜之间就不见了踪影,且不清楚其具体信息。无奈之下,老王向当地公安部门报了案。盘桓数天后,老王提着一袋槟榔回了家。

他还介绍,近年来,全国整个女装批发行业都不景气,在汉正街做生意的商户基本上都被客户“跑过单”,少则数万元,多则上百万。

“虽然被跑过单,但老客户来拿货,还是赊账。每到年底都心惊胆战,怕钱结不了。但是大家都在赊账,你不赊账,客户就跑了。”他说。

深受“跑单”影响的不仅是批发商,由于服装产业环环相扣,一旦资金链出现断层,往往会波及下游的染布坊、裁衣坊、烫衣坊、生产车间等各个环节,导致数千工人的工资难以到位。“不止是客户跑单,因为拖欠原料费用、人工费用等,在汉正街做生意的商户也有跑的。”老王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去年汉正街生意特别差,汉正街跑了最少30家商户,“跑单”金额从数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总额超数千万元。

他介绍,汉正街商户准备“跑单”前,一般有几个征兆——偷偷处理尾货;不计成本地“疯狂”生产服装;对自己的家庭住址三缄其口。

商户统计客户信用以避风险

短短一米毛绒,价格基本上在百元以上,毛料生意成本高,资金投入大。这意味着,如果一笔赊账未能收回,经营毛绒的老板少则损失上万元,多则损失上百万元。

位于多福路上的龙腾毛绒城里,有上百家商户。汉正街自产自销的商户们基本都从这里采购毛绒。据介绍,他们只做下半年的生意,生意最佳者,年营业额超8000万元。

“我家在汉正街做了15年生意,前十年被跑单的总金额都不超过十万,但去年有70多万的尾款没有收回来,其中5个客户的电话至今无法接通。”说着,店主尹小帅(化名)拿出了一沓账单展示给记者。记者看到,每张单据的金额从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

他介绍,“我这还算少的,去年有同行被跑了四百多万,相当于一年销售额的四分之一。”

“老客户赊账拿货起码还放心一点,大部分新客户结算一两单生意后,就要求赊账。近年来,甚至有不少客户第一次打交道就要求赊账。如果不同意,他也能从其他店里赊到。”尹小帅说。

“只知道客户的门店地址及联系方式,也不方便过问更多信息,问多了别人还会翻脸。”他还介绍,去找客户结账的凭据仅是一张签有客户名字的订货单,“如果被跑了单,在公安局立案都存在问题。”

尹小帅介绍,今年年初,借鉴外地经验,毛绒城近百个毛绒商自发成立了商会,将客户信用进行了统计,以此来尽可能规避风险。

老王告诉记者,汉正街是由“诚信”搭成了一个体系,“现在一到年底,汉正街就人心惶惶。”老王介绍,每近年关,客户尾款还未到位时,生产车间、裁衣坊、烫衣坊等就会隔三差五找上门来要求结账,“生怕你跑了。”

“像我们这种夹在中间的批发商最难受,年尾时不仅要催客户结算货款,还得跟车间、布料商结账。有时候一笔钱刚到账,就要直接转给别人。”老王感慨良多。

“在汉正街做生意,基本上就靠着诚信两个字。客户找我赊账拿货,不仅是形势所迫,也源于我对客户的信任;我找厂家赊布料,也源于厂家对我的信任。”老王认为,在汉正街做生意,“诚信”是其根本。

“诚,信也。”作为中国的传统美德,诚信二字被誉为“经商之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有数百年历史的汉正街,正是靠“诚信”维持到了今日。一旦“诚信”缺失,汉正街该如何自处?

专家:签正规合同保障权益

针对汉正街赊账“顽疾”,有服装产业业内人士认为,汉正街盛行赊账的根本原因在于其相对落后的市场体系,汉正街商品质量较差、成本低廉,让商户“掉以轻心”,但由于服装商品的特殊性,导致客户时常需要临时补货,资金周转不灵是常见的情况,赊账问题难以根治。

上述人士认为,要改善这种现象,一方面是要建立客户信用制度,完善顾客信息,不能仅凭“熟人关系”或看人情;另一方面,还需要提高产品质量,使成本“上升”,让买方不敢随便向卖方赊账,或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

此外,还需要汉正街商会联合所有商户,让每家商户都与采购、生产、加工、销售等每一环节的商家签署正规合同,明确结算及赔偿方法,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