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东盟文教 >> 东盟文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禅城留影

发布: 2015-7-27 10:17 |  作者: 函子 |   查看: 661次

/陈海金 

文在电话里说,花都的油菜花都凋谢了。流连于每天上下班路上一树树的木棉红,以为下一个日子会更灿烂,竟不知已到暮春,不觉有些愕然,更多的是黯然:油菜花是不能拍了!他在网上传给我的图片是多么唯美!成片成片铺展的金黄,弥漫薄薄的晨雾,精致的西方现代楼台依山而伫,仿佛都在等待我和那个长发披肩裙裾飘飘的女主角,来一次浪漫的邂逅。现在都成了深深的遗憾。

 

  文再次给我的剧本拍摄地点是在禅城。文与我是老乡,在深圳平湖工作,业余时间他把茂名他乡网办得有声有色,还组建了一个视频拍摄小组,拍摄“高州人创业故事”系列短片。得知我出版了现代诗集《油菜花开》,便执意要来拍摄关于我与《油菜花开》的故事。这让我的虚荣心不大不小地膨胀了一回。

 

  文决定周六晚便赶来佛山,适逢清明,途中塞车。我只好在电话里一次次央求先行图书店的老板,迟些关门。赶到先行图书店时,已是十一点多钟。我轻轻吁了一口气:书店没打烊!大约坐了十分钟,文一伙才赶到,他一进门就表示歉意,从他因长青春痘而造成的坑坑洼洼的脸上,我竟找不到一丝疲惫,内心突然有了好感。老板将咖啡一一端上,小小的空间就显得温暖而写意,我没动,看到桌子上摆有休闲饮品区须有饮品消费的牌子,心里直打咕嘟。而文一一亮出了摄影工具,向同行交待各项拍摄的技术要领,我心里踏实起来。摄影机对准我桌上的手提电脑时,一向电量不足的电池选择了彻底罢工,只好向老板要外接电源。老板是四十开外的男人,牛仔裤,黑恤衫,许是酷爱自行车运动的缘故,短短的头发上老是别着一副太阳眼镜。他把折起电源线的插座递过来,我顺手一接,电源线顿时像风流过后的男根软了下去,落在光光的头颅上,我内心一慌:不妙!那分明是一束尊严的电流将他狠狠击中!!“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连声道歉,他只道:“没关系!”

 

  摄像头环顾四周,“这书店布置得不错!”有人啧啧称赞。“这是我今天花了一天工夫才弄好的!”老板难掩心头的得意。我抬头一看,果不其然,一排摄影作品井然有序地悬挂四壁,无一不将精彩镶嵌于镜框之内。原来书店在布置明天的“阳光·色彩——邓少天印度之行摄影展”,幸好做了一回不速之客,要是明天再来,这个拍摄地点定是虚设了!

 

  第一次成为焦点,连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迟疑又担心忍不住笑出声来,重拍了几个走进书店的镜头。老板一看这个势头,便先送店里唯一的女员工回家。整个书店,就成了微型的影视城。为了拍摄方便,文有时会移开一些书,十本二十本地移,显得有些吃力,但目光一直未移开镜头,甚至外置的录音话筒摔下,也全然不顾。待老板回来,这里的取景已经完成,而咖啡已凉,匆匆喝了一杯,塞钱给老板,不领。走出店外,突然发现:这个夜晚变得抒情而动人起来,连风都有了滑腻的质感,觅不到一轮初月,莫非早已融化?

 

  时隔一个星期,文说要再补充一些内容。时间确定是周六晚,而周日我还得加班。我们在小车里选择合适拍摄的公交车站,车子在公路上兜兜转转,一不留神,时针已指向“11”,看到站牌上亮着“末班车2230”的告示,一片唏嘘,片刻,文把车子泊到了弼塘站。虽然偶尔有一两辆公交车经过,但任你是怎么招手也不靠站的。时间一点点流逝,坐在公路的绿化带旁看一户户人家的灯火次第熄灭,呵欠连连。约摸打到第八个呵欠,我们迎来了一辆幸运班车,上车后,得知我们在拍微电影,司机的脸挤满了笑意,因为是末班车,他还特意慢开,让拍摄能更顺利进行。  

 

  司机在终点站,把自己的单车熟练地搬上车厢,那单车仿佛刚从垃圾堆里捡出来似的,除了车鞍与握把,整个车身都布满了灰色的尘埃,我在心里暗暗给它打一个价:30元。文的一声道谢,令他口若悬河,说工作的艰辛,说曾经的遭遇种种:比如某次搭载的醉汉如何取闹,比如某不具名的领导曾命令他临时改变公交路线等等。车子是驶向石湾客运站的,早知末班车是不按常规“出牌”,不曾想会在一个加油站让我们下车,司机是热情不减还连声说:“慢走”,下了车却一片惘然,虽说在佛山工作五余载,却是宅男一个,这回深深感受到人生路不熟的窘境了!我提议并去找加油站的工作人员问路,得知大致的方向后,文不为所动。他端着摄影机,我戴着工作牌,就这么站着,站着。一辆摩托车灰头灰脑地窜过来,在30米远的路口稍作停留,我们一招呼,又灰头灰脑地驶进浓浓的夜色;公交车紧闭的车门如板着的脸无一不驶向石湾客运站的方向。一辆私家车驶近加油站,司机从车内探出头来用标准的粤语音说:“大哥,你们在拍照啊!”赶紧倒车而逃。我们才恍然大悟,他们都把我们当成查车的交警了!哭笑不得之时,一辆出租车驶了过来,司机问是不是我们在电召该车,我们一脸失望。文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当说出目的地时,司机一脸狐疑,说:“弼塘站就在后面百来米呀!”我们赶紧溜出车外。

 

  片子还没剪辑好,我却多了一份期待。不去预料在网上的点击率如何,至少在某个夜晚,这个城市曾深深地印进我的记忆,而我的身影在一段鲜活的时光里,曾留下一串清晰的逐梦的跫音。












作者姓名:陈海金 
家庭邮址:525231广东省高州市大井镇利新街4号 望乐精品店

QQ号码:462320305 
手机号码:13428192214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