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东盟经济时报 >> 首页 >> 特别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生命是一张弓,弓弦则是梦想 —记江永生大夫的非洲情与中国梦

发布: 2019-4-18 21:15 |  作者: 函子 |   查看: 421次

本报特约稿件 文/古广祥 2000年我认识了江永生大夫,知道他在莫桑比克从事中医针灸,是杰出的中医文化使者。为了推动中医药国际化,我于2002年邀请他担任香港国际传统医学医学研究会非洲区主席。江永生大夫是出色的民间外交家,现任莫桑比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为了宣传中国和平统一事业,江永生大夫邀请莫国总统、总理和国会议长担任该会会长和顾问,本人也被聘为该会顾问。我和江大夫有近20年的互动经历,可以说,江大夫和我都是弘扬岐黄文化的积极义工,我们之间是了解的,是有感情的。近年来,他奔忙于中国和平统一大业,其情其志,一片冰心在玉壶。兹撰文介绍江永生教授“医人医国”之事。

一、大医岁月最光辉

江永生,194312月出生于四川乐山,中医世家,曾在泸州医学院工作,19918月被中国卫生部选派到非洲莫桑比克工作。19948月,援非合同到期,江永生大夫被莫国防部马普托军队总医院聘用。

面临为难,始见良医。江大夫曾向我介绍,由于莫桑比克经历16年内战,造成经济落后,加上缺医少药,疾病、霍乱、疟疾、传染病登格热、艾滋病流行肆虐。江大夫勤于救死扶伤,他运用针灸疗法,先后治疗20多万名患者。医不难于用药,而难于认证。据江大夫介绍,他用针灸治愈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中央书记西托莱的偏瘫。有一次,西托莱在政治局会议上赞扬江大夫医术精湛,并为他题写“中国针灸造福世界”。1997年,希萨诺总统夫人马塞丽娜右肩疼痛多年,右臂活动不利,常有失眠,经多方面治疗无效。于是她到军队总医院找江大夫治疗。江大夫为她做针灸针灸理疗后,患处不再疼痛,睡眠质量大为改善,总统夫人感激地说:“我要请你继续为我治疗,也请你为我的丈夫治疗。”从此,在莫桑比克形成了一股“针灸热”。

恒德者,良医也。明代医家江瓘有云:人身疾苦,与我无异;凡来请召,急去无迟。江大夫在援外期间,一心赴救,被誉为“中国白求恩。由于他的医术精湛,先后获聘担任莫桑比克希萨诺总统、格布扎总统、纽西总统保健医生。

医以济世,术贵乎精。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江大夫为博采众方,经常参加在世界各地举办的中医药学术会议。20多来年,江大夫先后赴北京中医药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泸州医学院、暨南大学、澳门科技大学为学生们作“中医药国际化及其现实意义”学术报告。2000年开始,江大夫始终参加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举办的活动。2003年、2005年、2007年他担任“中医药全球大会”共同主席。为增添大会的影响力,他邀请莫国总统、总理及卫生部长为大会撰写贺信,及陪同莫桑比克卫生部长出席活动。为使中医针灸能在非洲得到正面发展,江大夫邀请希萨诺总统担任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名誉会长。

二、促统春秋多壮丽

欲为天下第一等人,当做天下第一等事。2002715日,莫桑比克成立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鉴于江大夫的高尚品行和敢为人先的精神,侨界推荐他担任该会会长。江会长当年邀请希萨诺总统担任名誉会长,2005年,他邀请格布扎总统、总理路易莎女士和议长穆伦布韦担任名誉顾问。该会虽为民间组织,能邀请莫国政要担任名誉会长,并非容易之事,可见江会长外交本领非同一般。

众所周知,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问题,在冷战背景下,两岸各自加入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由于两岸的治权均是来自于本身的“宪法”,故有各自的外交关系,这种各自有其自己的排它性认同,已经严重地影响到未来的两岸关系。对此,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起,相继提出了“叶(剑英)九条”、“邓(小平)六条”、“江(泽民)八点”、“胡(锦涛)四条”。

看今日海峡两岸仍处于“分离分治”的状态,这是意识形态冲突的结果。如何才能找到“党派政治认同及人民心灵契合”的汇合点呢?江会长认为,和平相处应该是用“同心同德”树立起来的社会秩序,中华族群、华夏历史、两岸地缘,这三者让海峡两岸人民有割舍不去的感情。他强调,中国统一是必要之善,唯此才是两岸和平统一的最大公约数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经这样说过:“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有担当的男人之职责是协助国家维持秩序及为民族增加光彩。江会长认为,中非两国人民有着远久而深厚的感情。是故,他利用担任总统保健医生的便利,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事业取得了切实可见的成就。

江会长向我介绍,希萨诺担任莫国总统18年,先后访问110个国家,8次访问中国,曾会晤过邓小平。江会长陪同他访问过美国、法国、葡萄牙、意大利、比利时、欧盟总部、南非、坦桑尼亚、肯尼亚、阿尔及利亚、加纳等国家,所到之处“中国和平统一”不离其口。19984月、20044月,江会长随希萨诺总统专机访问中国,受到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胡锦涛的接见。本人认为,这就是国家对一个高尚者授予的“无声胜有声之功勋”。

国家是大家的,促进国家统一是华人的集体主义行为。200445日,希萨诺总统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之邀请访问中国。44日晚上,希萨诺总统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接见多国知名人士,本人应邀参加。       

三、著书立说为承传

江大夫擅长针刺手法,其《头皮针徐疾病泻手法治疗瘫痪的研究》、《纯羊毛保健衣被的研制》等5项课题曾获得四川省级科研成果奖,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医学论文20馀篇。曾著述《针灸学题解》、《实用内科学》、《彝汉针灸学》。香港新闻出版社于2006年、2009年、2013年出版江永生著作《总统与医生》、《我在非洲十八年》、《我的中国梦与非洲情》。据悉,山东大学出版社将于2019年底出版《江永生文集》,国侨办、国台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中国侨联、西南医科大学为此发了贺信。

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天停留,而以匆忙的脚步向前疾走,生命惟与时代的崇高责任联系在一起,你才能感受到其意义的延续。诚如先哲陆绍珩所云:能为世必不可少之人,能为人必不可及之事,则庶几此生不虚。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江永生会长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乃是“预言导致预言实现”之结果。黑格尔说过:“每个人都是一个整体,其本身就是世界。”我认为,江永生大夫的事业可以说是一部“华侨爱国史”,其功绩是值得人们传颂的。我撰联咏志:

故里悬壶堪体面;

非洲济世且风流。

 

                            2019年春月写于香港

 

1 (9)
1 (9)

2 (7)
2 (7)

3 (7)
3 (7)

4 (4)
4 (4)

5 (3)
5 (3)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magazine.aseanecon.com

广告与推荐